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称呼,是门学问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周云龙     编辑:史佳林     2016-03-03 16:04 | |

  小编的话  国人的“官念”不得了。饭桌上,怎么称呼才妥当,可不就是门大学问。闹笑话的有,让人摇头的有,让人无奈的也有。说来说去,还是看不穿啊。

  称呼

  周云龙

  春节前微信朋友圈里,有人转了一条微信,一看乐了:这几天,写字楼里的Linda、 Mary、 Vivian、 George、 Michael、Justin挤上火车,陆陆续续回到铁岭、回到福建、回到河南、回到广西,名字又变成了桂芳、翠花、秀兰、大强、二饼、狗蛋;这几天,北京各大部委格子间里的小李、小张、小王、小赵、小钱挤上火车,陆陆续续回到家乡,名字又变成了李处、张处、王处、赵处、钱处……

  不只是佳节,平日餐桌上推杯换盏时刻,也是官帽大批发的最佳节点,没有级别创造级别也要喊:办公室主任,往往喊局长;副局长,自然喊局长,正常喊厅长……反正又不需要兑现工资待遇,喊吧、喊吧,乐吧、乐吧。

  媒体记者、主持人的基本功,应该涉及许多方面。在我看来,其中一条最见功力:一大桌陌生人坐下来吃饭,你能迅速记住每一位的姓名、职务。如果只是按性别或年龄划分,称呼对方为先生或女士、小姐,那也不会太复杂。问题是,咱们的思维模式,习惯在每一位客人的姓名之后加上职务或职业、职称的信息后缀,以示“尊重”、“隆重”,譬如,赵局、钱总、孙书记……我的临场经验是,先尽可能准确记住对方的姓,然后,尽可能模糊地喊:×老师、×主任、×书记。这些标签,最是省事。

 

  称呼是小事,不过有些场合也会酿出糗事,生出趣事。

  朋友的一位同事,前些年获正高职称,并被聘为总工程师。大家还是沿用以往一贯的称呼,喊他“×工”,直到有一天,有人找他请教技术问题,“×工”脸色一沉,一本正经道:哎,你怎么也喊我“×工”啊?我是正高职称,我是唯一的总工程师啊!循循善诱的样子,惊得那位同事无言以对,连喊“×总”,告退。据说,“×总”以此为主题,训导过多位同事。后来有人发现,“×总”的名片也很特别,是那种折叠式的,头衔多得转了下页……

  我的一位年轻同行和一帮同事去基层采访拍摄专题。他的名字看上去并无特别之处:×矗。同事在编辑部办公室喊了多年,也没觉得什么异样,可是吃饭的时候,主人听同事一声一声的“×矗”,坚持将他请上主宾的位子——人家以为他是“×处”了。

  称呼背后有故事,越位乃至错位的称呼背后则有着宾主双方顽固生长的“官念”。自入职以来,与我相伴的称呼不断与时俱进,有人喊×工;有人喊×记者、×干事、×站长;有人喊×主任、×总编、×台长,而我一直怀念的是,最初在乡镇建筑公司,同事们没心没肺地呼唤我:“眼镜儿”、“周大学”(底层对大中专学生的笼统称呼)。其实,人的称呼,一旦被连升两三级,大家就知道那是纯属调侃了,譬如,喊“×科长”为“×厅长”,哈哈一乐,并不犯忌。严重的问题是,称呼仅仅升了一级或半级,你懂的。当然,一定有人很享受那种舌尖上的“虚胖”。亲耳听官场上一个小科长自我解嘲,不管是不是部长,让一部分人先“喊”起来。

  林青霞称汪涵为“才子”,汪涵作愧不敢当状,又做另类解读:“才子”,“才生孩子”嘛。依此思路,“总编”,“总在编辑”嘛;“总监”,“总想监视”嘛;“台长”,“台里年长”嘛……“总裁”,“总是在裁人”嘛;“老板”,“老是板着脸”嘛——身处顽固的文化积习之中,或许也只能以此来消解一下了。其实,称呼什么,不都是浮云嘛。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