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九里亭金杨家园 白鹤天地 漕河泾 金罗店香花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金宇澄、冯唐等:提笔写封信

小编的话 近期,一档朗读书信的节目,将人们带回久远的岁月。笺短情长,尘封的信笺中,丰满、美好、深挚的情感感动了无数观众。又是新桃换旧符,春节本是饱含亲情与乡情的节日,这一刻,你想起了谁,想要给谁提笔写封信?

  主持人:朱砂

  嘉宾:

  金宇澄作家

  陈子善学者

  李银河社会学家

  冯唐作家

  A金宇澄:不知该给谁写封信

  星期天夜光杯:最近,一档名为《见字如面》的明星朗读书信的节目一夜走红,普通人书信中真挚的情感打动了无数观众。为什么书信会有如此大的魅力?

  金宇澄:书信是人在最自然状态下的写作,最放松,是相对情绪饱满的状态。尤其过去写一封信,市内也要隔天收到,南方寄到北方要六七天,因此等待的过程,等于是再一次的情感积蓄的过程,内容要厚实得多,想得也更多,因为表达机会有限,写一封信往往有丰富的准备期——内心的准备。

  星期天夜光杯:互联网时代,即时通讯工具很普及,传统邮件那么慢的方式,几乎已经没有人使用了,由写信的慢到如今互联网的快,除了时间的变化,还有什么不一样了?

  金宇澄:快餐式的来往,即时通联,丝毫不费力,随便就可以写,随时随地对方就知道了,很见效。但所谓丰富的情感,已在这个过程里被稀释了。

  星期天夜光杯:您怎么看书信存在的意义?

  金宇澄:我在《繁花》里写了一种意义:1970年代,旅途中的沪生,眼看铁路邮政车人员私拆邮袋信件,那时的家信,开头往往会有时代政治口号,也有代笔的家书,大多都是一般的内容,他们一般也是看了一眼,就扔到车厢外去,他们不断地翻看,尤其在找落款为“内详”的信封,往往会是情书,几个人仔细看完了,说说笑笑,把信也揉成了一团,扔出车厢,像一道白光掠过。我想说的是,即使是在非常的时代,用非常的手段,人心还是渴望看见最私密、最真切的感情内容。

  星期天夜光杯:您现在还常写信吗?如果此刻提笔写封信,您会写给谁?

  金宇澄:经常写电子邮件,基本是稿件往来。此刻我要给谁写信?这问题难倒我了,我想想,有什么内容还没有表达?有很多的内容要写吗?我不知道。

  金宇澄

  B冯唐:最想给父亲写信,他已去另一个世界

  星期天夜光杯:书信对于习惯了互联网的人们来说是有一点久远的记忆了,您在生活中还会写信吗?

  冯唐:在生活中会写电子邮件,电子邮件也是信,只不过是载体不同罢了。有句古诗,“呼儿烹鲤鱼,中有尺素书”,把信写在布帛上,邮递员是鲤鱼,很美。实际上,信的内核没变,变的是载体,从尺素到彩笺(“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现在是电子邮件。如果心没有变,载体怎么变都不重要,关键是心。

  星期天夜光杯:用笔在信笺上写一封信,然后寄出去,和写电子邮件、发微信最大的不同在哪里?

  冯唐:最大的不同,是感觉越来越不会写字了。以前写信,很用心,要把字写好看,不仅要让收信人看懂,也要让收信人体会到写信人的“面目”。汉字线条的波折和起伏,是很个人化的,人的笔迹不同,唤醒的记忆不同。现在的电子邮件,一个个方块字,再往下是一个个代码,没有个性,没有温度和记忆。

  星期天夜光杯:曾经有人改编了木心先生的《从前慢》,编辑成一篇微信文章,里面就有“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的句子,这篇微信文章在朋友圈被很多人转发,您如何解读这个现象?这是人们在怀念“慢时光”吗?

  冯唐:人们怎么会怀念“慢时光”呢?最近几十年,中国从来没有慢时光啊。“车、马、邮件很慢”的北京,“车、马、邮件很慢”的上海,早就从历史中消失了。这不是怀念,是文学想象。

  “从前的日色变得很慢,车、马、邮件都很慢”,这句话很美,于是大家传诵。这是审美需求。在生活中,没有人愿意“邮件很慢”的。邮政挺慢,现在大家都用快递了。从另一方面说,在一个审美缺失的时代,这样的句子能够唤起大家的感动,很好。我们缺乏的不是物质与便捷,而是对美的发现、欣赏、爱、追索。

  生活中和生活之外,有很多美。“车、马、邮件很慢”,是生活之外的美;生活中,现在我窗外的蓝天,很美。当大家怀念蓝天,当大家为蓝天努力,美就会到来。

  星期天夜光杯:互联网的快节奏里,我们失去了什么?

  冯唐:失去很多,也获得很多。单就“信”来说,我觉着失去了“表达细腻情感”的能力。

  以前写信,字斟句酌,涂涂抹抹,字里行间,百转千回。一张纸要表达很多东西,要把细腻的心思浓缩,全部放进纸里。现在写信,能短则短,有事说事没事退朝,因为太便捷,通邮太频繁。

  星期天夜光杯:您还记得最近的一封信是写给谁的?收到的信是谁寄给您的吗?

  答:日常,我主要写电子邮件。所谓手写的“信”,往往是寄快递时随物所附的短札。这类短札,一直都在收到,一直也在写。

  星期天夜光杯:会不会收藏一些旧日的书信?书信对于您而言有着怎样的意义?

  冯唐:去年我归拢分类了过去一些年的文件,包括信件。旧日书信对我的意义,就是唤醒记忆。当时的人、事、物,北京的天气,街道上的柳絮,隔壁班女生的裙子,都在手拿信封、看到笔迹时涌现。

  星期天夜光杯:新春佳节里,如果要提笔写封信,您会想写给谁,会想写下怎样的心情?

  冯唐:最想给我爸写封信。不久前,他安详地去了另一个世界。想再和他说话,以前说得太少,我们俩都是不善言谈的人。只是想再和他说话,说什么不重要,可是再也没有可能了。

  冯唐

  C李银河:家书曾是孤立无援时的安慰

  星期天夜光杯:有句话叫“见字如面”,在没有互联网的年代里,书信曾是我们与他人联络,维系情感的一种重要的方式,您还记得那些经常会提笔写信的岁月吗?

  李银河:在电话都不普及的年代,写信几乎是和不在身边的亲人、友人、爱人联络的唯一的方式。我在内蒙古兵团的时候,经常会给家里写信。很多年后,有人告诉我,当时,每一次我的信到了我妈妈的办公室,都会引起一阵沸腾,都是一个重要的事件。

  星期天夜光杯:书信在那个时候对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李银河:当时信里写的都是自己的遭遇。一个十几岁的年轻人,在远离家的地方孤立无援,给亲人写信是一种求援,收到信是一种安慰。

  星期天夜光杯:您现在还保留着旧时的书信吗?

  李银河:和王小波的书信都保留着,对我来说,是保留了一段感情的记录。

  星期天夜光杯:如果现在提笔写封信,会想给谁写?

  李银河: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提笔”了,微信没有出现的时候,还会收到电子邮件,现在连电子邮件都几乎没有了,大家都习惯了用微信联系。很多家庭也都有家庭微信群。这是科技进步带来的变化,新技术取代了老技术,书信可能会成为历史遗迹吧。

  李银河

  D陈子善:书信已经远离今天的生活

  星期天夜光杯:《见字如面》节目把中国古今的书信做了一次大梳理,让观众们感受到了古人的“家书抵万金”,您怎么看大家对书信的这份感动?

  陈子善:古人说“家书抵万金”,因为一封信要在路上走几个月,今天技术发达,很少有人还使用书信和朋友联络,书信已经成为难得一见的物件,在节目里读来,让已经远离书信的观众们生出这样的感动。

  星期天夜光杯:生活中没有了书信,会不会缺了什么?

  陈子善:不论什么年代家书始终都存在,只是变换了载体和模样——过去是纸,现在是电子邮件、微信,但是,不管是哪种载体和形式,它连接的血脉亲情没有变。这份情感不会因为变换了载体,通讯的速度变得快了,就变化。

  星期天夜光杯:不会觉得互联网让很多东西变成了快餐吗?

  陈子善:快餐有什么不好?谁说正餐才好?我请朋友吃生煎包,也可以吃得很开心,不一定要吃大餐。很多年前,过年给大洋彼岸的朋友寄贺卡,要算好日子提前一个月寄出,现在隔了半个地球,鼠标一点邮件就出去了,多方便。人们总是会选择最合适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情感,发微信和写信都可以传达情感,并不是说用微信就不诚恳。书信是古人有效地传递情感的方式,但是在今天它已经逐渐被淘汰了。

  陈子善

  相关链接

  刷爆朋友圈的读信节目

  《见字如面》由《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团队制作,把中国从古至今的书信做了一次集中扫描和大梳理。节目中张国立、何冰、归亚蕾、张涵予、王耀庆等演员朗读了一些直击人心的私人信件。去年12月第一个视频推出就引爆网络,目前全网点击量累计超过一个亿,目前豆瓣评分达到9.4分,被誉为“浮躁时代里的一股清泉”。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街谈巷议】无性别公厕你会去吗? 市民:创意支持 尴尬难免 2016-12-01 09:10
聚合
爱申活 品年味 爱申活 品年味

鸡年新春马上就要来啦,上海人过年,都有哪些“年味”?今年春节期间... [详情]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汽车遥控钥匙作为连接车主与爱车之间的重要工具,无论实用性还是设计...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