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纪实 > 正文

战疫中的生活⑧大年初一两局棋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胡廷楣     编辑:郭影     2020-02-03 18:04 | |

大年初一,宅在家中,我便下棋。

事先想过,新年要还一些文债,校核一些稿件。窗外的冬雨没完没了,白茫茫的一片。昨天武汉封城,这时候要静下心来看稿,有点为难。

如果一生的黄金岁月中有那么二十多年做过真正的新闻,那么就会有一种关于现场的惯性。大事件出现,内心便会呼唤要去目击。现在的我已白发苍苍,古稀之后,又是一个本命年。不由叹息,此身已被惊心动魄的新闻现场淘汰。

这辈子和围棋有不解之缘。今日惟有围棋方如达摩之一苇,可渡着下棋人,逆长江之流西赴黄鹤楼。

脱下口罩,穿上马甲,打开弈城网,问:“有武汉的吗?”

一秒钟,出来了两个名字。其中一位叫做“蜗牛慢慢来”,我猜想这是一个孩子。此刻,我愿意与病毒飞沫中的孩子下棋。他或许不会猜想我是谁,不过他或许从我的马甲上看到了一个“老”字,便会想象我是那种一朝学棋就一成不变的古董。年里,他或许愿意和古董聊聊?

我知道我到了虚拟现场。落下第一枚棋子,我们便是面对面,在留言栏中互致问候。

他说:“封城了。”

我便问:“你在哪里?”

他回答:“汉中街。”

不知为什么,我变得婆婆妈妈了。“家里还好吗?”

“都没事。”

“慢慢会好起来的。”

“我知道。”

“蜗牛慢慢来”的回答都只有三个字。

他的棋很有想象力,属于大开大合,大放弃大转换的那种,绝对不是边下边点目的“蜗牛”。

于是试探:“想来你正在青春年华。”

“高二。”

这回只有两个字。他果然是一个孩子,算起来,不过十六岁。

他忽然发现自己数子死掉了。便说:“送你一块。不谢!”真是一个高傲的孩子。我又复核了一遍,确认他是误算,不是故意弃子。便说:“不急,还能下。”

他回答:“嗯嗯嗯。”

棋下完了。我站起,回身看看书架。为围棋写过一些文章,也存有不少棋书,有一些文字他或许会感兴趣。

返身到电脑前,先打下的是:“孩子,祝你坚强勇敢。”又是古董的婆婆妈妈。

不料,慢慢来的“蜗牛”已经快快去了。我在大厅四处找寻,并未见影踪。他已经下线。虚拟的现场已经解除,他又回到了武汉,我依旧在上海。

两局棋,都下得匆匆忙忙,加起来还不到一个小时。

整个上午茫然若失。我很怀念那个孩子。下午再一次打开弈城网,是为了看看我们下过的棋。

棋局之上,游荡着新冠病毒。是一次特殊的会见。有关武汉城外和城内,疫区和非疫区,老人和孩子,病毒的蔓延和剿灭。我们唏嘘感叹都不在棋,而是病毒。

一胜一负,无数次的错进错出。围棋此时已经回复到了“手谈”的本性。用围棋的形状语言,加上汉语这一自然的语言,我们构筑了一个精神空间。我回看棋局,不由读出了彼此的心情。我想要宽慰他,用自己饱经风霜的年龄,以及自己在各种现场获得的人生思考。也知道,此时此刻,城外的人,必然言不达意。他呢?大概是他太想要告诉对武汉一无所知的我以及在城外的我们,他有青春的朝气,九头鸟有自己天生的倔强。

“蜗牛慢慢来”,在我眼中不是怪异的马甲。我愿由此读出一种与他的年龄,与他的棋风不一样的沉着和自信。现在他在城里,他知道他应该做什么。

查了气象,武汉的天气是阴,有雨也有雪。又看了地图。“汉中街”位于汉口,距离那个华南水产市场并不太远。汉中街是一个热闹的地方,有很多当地名小吃,距离著名的汉正街商场不远。周围有设施完备的医院,也有不错的学校。我不知道“蜗牛”在哪个学校读书。

用想像力再一次虚拟一个空间。我愿意看见武汉的天上有着大大的太阳,紫外线杀灭了一切飞沫中的病毒。他在教室里和同学下棋,下得激情飞扬。阳光是美的化身,穿过窗棂,照耀在他的身上。他又喊“送你了”,那是真正的弃子争先,断尾而新生。他得胜回家,书包里装着围棋,手中提着棋盘。他在汉中街上走,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令他的笑脸生动。十六岁的青春啊。

我一定会被他的笑脸感染,于是我苍老的脸上也有笑容。我在哪里呢?会不会在汉中路某家小店,用筷子搅拌着有芝麻酱和酸豆角的热干面呢?

会下棋的都是好孩子,我想。(胡廷楣)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