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民生 > 邻声 > 正文

邻距离|晒晒我家老照片 · 时代变迁:时光荏苒,我们始终向前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张泽茜 王军 叶晓雯 杨喻 夏扬 林德瑛      编辑:蔡骏     2019-10-04 12:24 | |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70年岁月如歌, 70年青春有你,70年砥砺奋进。

   70年来,中国取得了让全世界刮目相看的伟大成就,让全球见证了中国力量,让历史见证了中国奇迹。

   今年年初,本报推出《晒晒我家老照片》栏目,一张老照片,几百字,外加一段短视频,讲述照片背后的故事。这个小小的栏目,引发不小的反响,很多读者拿出珍藏的老照片,回忆过往,赞叹国家70年的巨变、时代的进步和人民的幸福生活。

   活动开展至今,我们共收到读者发来的数百张老照片。这些老照片,以小见大,是几代人的青春记忆,更是伟大祖国富强、人民幸福的最好见证,每个人都深感自豪。

   《新民晚报》推出“晒晒我家老照片”国庆报道,分时髦一族、时代变迁、家有喜事、独家记忆四个专题推出,今天为“时代变迁”篇。

A04B20191004C.jpg

   时代,记录足迹。

   陆家嘴,从一片荒芜变得高楼林立;

   上海大变样的进程中,留下了宝钢的精彩一笔;

   杨浦大桥飞架在黄浦江上,我们在桥上留下最美的身影;

   公交车驶过街头,硕大的“49”伴随这座城一起向前。

   70年间,身边那些变化,镌刻了我们生活的温度。

图说:1953年张启明和同事在南京东路外滩合影

上世纪50年代的外滩合影

   口述者:张启明

   这张照片摄于上世纪50年代。冬季的周末,同事喊我:“张启明,要不要一起去南京东路外滩游玩啊?”爱好摄影的我,为了这次游玩,还特地向朋友借了相机。站在照片中人群的最左侧,我按下了摇控自拍按钮。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我们留下了小小一张成片。现在看来,这个背景有些简陋,但大轮船、小舢板还有江面已经是当时最好的拍照背景了。黄浦江对岸,我依稀记得大船边的建筑是个厂房,厂房周边显得相对低矮。这片背景所在的位置,也就是现在浦东新区陆家嘴的位置。

   上世纪90年代,孩子们都长大了,我带着相机自娱,再次给陆家嘴留下影像。当时的我还拍下了一名正在拍风景的国际友人。江对岸,原先厂房的位置附近,东方明珠已经建起来了。过去厂房周边低矮的区域,现在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大楼上还有立邦漆、雪碧的广告。

   如今的夜晚,陆家嘴灯火辉煌,我的摄影设备也更加高级了。这次,我在外滩拍了一幅长卷。黄浦江对岸,高楼林立。现在,闲来无事在家整理这些旧照,我常常感叹这些年上海的发展与巨变。

       

图说:宝钢原料码头技术施工人员合影

改革开放初期的宝钢原料码头 

   口述者:章锡霖

   这是一张上世纪80年代深秋宝钢原料码头引桥皮带运输机安装竣工时拍的照片。第一排左起第三位就是我,章锡霖。我们的身后就是蜿蜒伸向长江的反F形宝钢原料码头和引桥。那个年代,施工3年多的项目完工,没有庆祝,没有聚餐,只有施工技术人员的这张合影。从此,我的职业生涯也与城市建设连在了一起。

   高中毕业后,我进了交通部第三航务工程局第一工程处工作。1979年,作为改革开放初期国内最大的建设项目——宝钢建设项目正式启动。经选拔,我有幸成为首批建设者,进驻宝钢工地,负责宝钢原料码头引桥皮带运输机和钢护木的安装。引桥皮带机是双向的,单向长度就有1600米。    

   为了加快工程进度,我们经常吃住在工地上。无论白天黑夜,只要潮汐表标注为低潮,我们就争分夺秒地与潮水抢时间,抓紧时间完成钢护木的涉水施工。食堂在码头2公里外,只能靠车辆把饭菜送到工地。遇到大冷天,我经常啃个冷馒头又投入施工。由此,我还熬出了胃出血,被同事紧急送医院治疗。

   此后,我还先后参加了内环高架、南北高架、北郊环高架、外高桥电厂码头和上海船厂码头等重大工程的施工和管理。作为一名建设工作者,我内心还是有很多感慨,能参与到这座城市的重大建设项目中,亲眼目睹这座城市日新月异的变化和成就,我很荣幸,也很骄傲!

图说:1993年秋,黄金梅第一次上杨浦大桥参观留影

妈妈站在杨浦大桥上拍照

   口述者:刘晨芳

   这张照片拍摄于1993年,照片上的人是我妈妈,叫黄金梅,那天她和几个好姐妹一同到杨浦大桥上参观,在桥面上拍摄的唯一一张照片,非常珍贵。

   那时,还未正式通车的杨浦大桥向市民开放,市民可以买票上去参观。一得到消息,妈妈和几位好姐妹迫不及待地约定日期要去参观。为了这次观光游,妈妈特地去买了条白色裙子,配了双白色凉鞋。前一天晚上,她还去隔壁理发店吹了个头发。参观那天早上,她打扮得光鲜亮丽,还说要在大桥上留下最美的身影。

   据她回忆,那天她和小姐妹们约在宁国南路路口集合,买了门票坐观光电梯一路乘上去。到桥上后,那里已是人山人海,好多人举着照相机不停地拍照。她们也忍不住拿出相机,妈妈趁着桥面上稍微人少些,拉着小姐妹拍照,她还特地强调一定要把桥上的大字拍进去,拍完整。等她们拍完,很多人都拥上桥面合影留念。

   现在的杨浦已今非昔比,杨浦大桥周边更是风景如画,将来的杨浦会更加美丽。

图说:沈开达兄妹三人与49路公交车的合影

记忆中的49路公交车

   口述者:沈开达

   我是沈开达。在我的记忆里,49路公交车从童年开始就一直陪伴着我。

   这张照片拍摄于上世纪70年代,那时的我只有五六岁。我记得照片是在人民广场拍的。在我小时候,每个星期天父母都会带着家里三个孩子去人民广场散步。当时公交公司的停车场也在人民广场,停放着46路、49路等公交车。小时候的我对车子很感兴趣,所以一直在那些公交车边兜兜转转。

   照片中,趴在车头的是我的妹妹。当时,她正沿着车前的护栏,一格一格地往上爬,我和二妹都看着她。此时,父亲说了一句:“看这里!”我和妹妹不约而同地看向父亲,但是二妹还是被她姐姐的“英姿”吸引,目不转睛地看着她。我在照片里和车轮子差不多高。

   拍完照片,父亲还告诉我,当年的49路公交车是从捷克进口的斯柯达车型,车厢内是有空调的,它可是“豪华型”公交车呢。在当时,49路公交车就已经是上海公交行业的一张闪亮名片了。

   时光飞逝,40多年过去了。我也从一个孩子变成一名教师,从天真烂漫到两鬓渐白。上海的公交车也更新换代好多次了,空调也早就是公交车里的基本配置了。小时候的日子,都成了现在美好的回忆。

图说:包霞芳教授外国徒弟纺织技巧

我在“十七棉”教外国徒弟

   口述者:包霞芳

   这张老照片拍摄于国棉十七厂,正中间就是我,包霞芳,右边是我的外国女徒弟阿利司。我正在教她纺织技术。别看我照片上显得腼腆,但我的纺织技术可是“一只鼎”。

   照片上,我正在教阿利司怎样把细纱出来的锭子纱,一个一个接上做成筒子。旁边一同学习的还有个外国男孩,叫阳早。筒子车间技术不复杂,但却是一项劳累的活。纺织厂各种车间工作,就数它最辛苦。两位小徒弟学得也快,短短几天就学会了筒子车间结头技术。

   拍这张照片时,我也就22岁。年纪虽小,但我的技术绝对过硬。别人会的,我都要学。入厂第一天,那时师傅不在,我就跟着扫地的阿姨学。不到2个月,我就将能学的技能都学了个遍。我只要来工作,就比别人来得早,比别人走得晚。棉絮乱飞,布满厂房,但我低头努力干活,一心系在工作上。

   现在,纺织厂变成了国际时尚中心。你看,门口这栋楼,以前是办公室;以前的仓库,变成了卖大牌的精品会馆;而旧大楼则成了大剧院。前不久,我还在这里参加过老年舞蹈表演。星巴克的位置是打包间,后面就是我工作的地方,对面是淋浴间。这里把老厂原本的味道保留了下来。厂房结构都没有变。只有这落地玻璃窗,变得敞亮敞亮。

   现在,我特别爱来这里买衣服,衣服款式新还经常打折。

   城市在发展,社会在进步,其实,我们的老厂从未离去,是创新与发展为它换上了新裳。

图说:4岁的俞佳柠在张园里玩积木

张园的童年时光

   口述者:俞佳柠

   我叫俞佳柠,这张照片拍摄于1985年夏天,当时四岁的我正在张园的弄堂里乘风凉搭积木。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能拥有这样一整套创意玩具是不少孩子的梦想。那时石库门弄堂里,大人们会带着孩子在这里享受“穿堂风”。等夕阳西下,他们就会从后天井拎出一大桶清水泼在大门前的水泥地上,随着水汽蒸腾,不一会儿炎热的暑气就会消散不少。

   讲到张园,我们这些老居民更喜欢叫它“张家花园”。如果算上当年闯荡上海滩的祖辈,我家在这里已经住了快90年了,我的妈妈就出生在张园的老房子里。

   从记事起,我就常听外公说,这里的不少房子曾独门独户住过上海滩的名人。后来,周围几乎每一幢楼里都住着十来户人家。同进一道大门,合用煤卫设施,这里的邻居也许来自五湖四海,却在几十年的磨合中过出了“大家庭”的味道。我至今依旧清晰地记得,幼年时西厢房阿娘做寿送来的那一碗大排面是那么诱人。

   虽然外面的生活变化很大,张园里的生活却仿佛放慢了步伐,无处不散发出怀旧的韵味。母亲告诉我,由于种种因素,张园里直到七八十年代才通了煤气;我记得这里的住户九十年代后才开始通过对自家进行改造,陆续告别了倒痰盂、刷马桶的生活。

   张园旧改后,这些老建筑都将被保留下来,修旧如旧,成为上海的文化地标。我也很期待这一天的到来,让上海人、中国人,全世界都来感受我们的海派文化。     

图说:仓定标和协会理事坐在集市口的公平秤后

彭浦新村集市的公平秤

   口述者:仓定标

   这张照片摄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彭浦新村集市口,当时正是集市的鼎盛期。照片里对着镜头笑得正欢的男子就是我。当时我担任彭浦新村集市个体协会的会长。旁边两个女同事是协会的理事,当时个体协会和工商局是协作关系,协管彭浦新村集市。

   放在我们面前的是校秤,也就是现在所说的公平秤。在当时上海的集市里,我们这个公平秤可以说是使用得早的,一直沿用了二十多年。为什么要设置公平秤呢?因为有顾客来投诉,发现买到的商品缺斤短两。我们观察后发现,确实有些商户存在一些问题,比如个别猪肉商,会在砧板底下藏一些碎骨头。在给顾客切排骨的时候,趁顾客不注意,商户就把碎骨混入排骨里。这样,实际送上秤的,不仅有好肉,还有碎骨。于是我们协会的几个人商议了一下,决定要设置一个公平秤,由我们几个对商品质量把关,并向顾客传授一些检查商品质量的技巧。

   最开始,所谓的集市,就是几个商户在人多的医院门口设点,方便看病的人顺手把菜带回去。结果因为当时菜场少,而工人新村人口密集,加上协会自管下个体户约束得当,沿途设摊的商户从彭浦新村当地的医院门口,沿着平顺路一直发展到了保德路,有了将近一公里路的规模。鼎盛期集市共有400户左右的注册个体户,千人左右参与经营。其中,临汾路、汾西路、闻喜路,这3个十字路口,摊位最多、人气最旺。当时,远在嘉定甚至外地的采购商,都会特地来彭浦新村进行采购。

   文字整理 张泽茜 王军 叶晓雯 杨喻 夏扬 林德瑛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