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名栏 > 正文

场内场外——读《生意场》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谭凯匀     编辑:郭影     2021-10-10 14:25 | |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上海人冯桂林辞去国营服装厂厂长的职务,跨入生意场内。浮沉三十余载,已是成功者的他选择走出场内,以场外人冯桂林的视角回望场内人的冯先生,致力将经商经历付诸笔端,记录时代巨变下的种种世情。这正是写作的魅力所在——只有在一次次回望和反顾中,对于自身过往和所处时代的认识才会更为真切广阔,不断加深对自我、他人及当下的理解,文学的开放性和生命性也由此被拓展开来。

《生意场》由六个中短篇结构而成,也可以视为六个篇章,以第一人称视角讲述了场内人冯先生近乎传奇的经商故事。基于从商所积累的理性与自身文学修养,冯桂林的笔触平实且精准,细致入微地讲述了一个个曲折的故事,记录剖析利欲横流之下的人心叵测和世事无常,从场外人的全知视角去描摹场内人所经历的世情人心。

“1989年1月5日,我独自一人来到珠海,我没有带任何行李,也没有带替换衣服”——小说开头简洁而富于故事感,仅寥寥几笔,其实不难揣摩到一位青年在面对人生与时代转折点时,要迈出步伐的坚定、果决。叙说者知道也确信着,“我”是坚定的,因为“我不相信在那个世界里我不能生存”;但紧接着,“我”又抛出了一个问题,新世界里“等待我的将是什么呢?”这个问题贯穿整部小说集,在其驱动下,“我”义无反顾地迈入了险象环生的生意场。末篇《发小》,最终隐约给出了这问题一个回应。《发小》讲述了“我”与发小们从童年至中年的故事,在不同时代的更迭碰撞中,原本互相扶持的朋友渐行渐远,为钱财而反目,甚至连唯一和“我”没有生意和经济往来的发小,也借着醉酒话里话外骂“我”不给朋友钱。已是场外人的冯桂林借着场内人的“我”发出感叹:“我们就像乘上了时代的过山车,被时势裹挟,身不由己,随波逐流。”

这似乎回答了《偷渡者》中的疑问——“等待着我的是什么?”但“我”对这份答案又持自疑,“不知道当年的童话世界和如今的现实实际,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人生”。与此同时,这份自疑还指向开篇中的那份坚定:“我”相信自己能在新世界里生存下来,也的确生存下来了,但生存之后,还有什么?物质文明的背后,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几何?就此而言,这不仅是场内人冯先生的自我怀疑,也是场外人冯桂林抛给时代的问题,更是一代人的问题与境遇。

尽管会有迷茫与困惑,小说主基调仍是坚定而有力的。冯桂林的写作自带一份厚重的真实感。他并不追求寓言化的表达,而是以大量真实细节将故事填满,呈现出一种粗粝的现实感。这不仅源于他跌宕起伏的从商生涯,更源于他对自我和现实的忠诚。在他笔下,场内人“我”是真正的生意场上的在场者与参与者,同样处于时代碰撞挤压的缝隙中,即便有身不由己的时刻,“我”也挣扎着掌好船舵,迎风而行。我们看到,冲击之下并非只有破灭,个人命运仍有可能因性格和选择呈现不同走向。

当然,即便是“非虚构”,小说也无法一比一还原现实与时代。但这部充斥着大量回忆与记录的小说,在某种程度上,客观呈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部分国人在中国进入全球化之后的不同际遇和精神面貌,我们从中或可窥见时代之侧影。

正如冯桂林在后记中所说,“即使是虚构,也一定是会发生的真实”,《生意场》的确做到了。(谭凯匀)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