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话题 > 正文

国奥再演悲剧,U23政策何去何从?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金雷     作者:金雷     编辑:沈毓烨     2020-01-14 09:37 | |

   国奥又一次无缘奥运决赛,让近几年推行的U23政策再度遭受非议。U23政策到底是促进了年轻球员的成长,还是让他们裹足不前?未来,对年轻球员的帮助如何才能长远地起到作用?

图说:国奥又一次无缘奥运 全体育图

  

青训巨大缺失


   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东道主身份自动晋级后,国奥队就再也没能站上过奥运男足舞台。具体到这支球队,进一步反映出这些年青训质量的巨大缺失。早在2016年于巴林举行的亚青赛上,1997年龄段这支队伍,就败给澳大利亚队和塔吉克斯坦队,最后打平乌兹别克斯坦队,2负1平小组赛都未出线。

   和过去几届国奥队相比,这支队伍得到了很多支持。孙继海和邵佳一两位国足名宿组队,足协还计划让球队参加德国的第四级别联赛得到系统的锻炼,只可惜因为多种原因,计划并没有兑现。等到希丁克受聘担任主帅时,球队都未能赢下马来西亚队,只是凭借净胜球优势才晋级U23亚洲杯正赛。矛盾随之很快显现。虽然足协这次没有再“甩锅”,大赛前果断换掉希丁克让郝伟带队,但最终的结果依旧让人无奈。

图说:本次比赛由郝伟带队 全体育图

  

年轻只是摆设


   这支国奥队中,不少球员都是在U23政策施行后于联赛站稳脚跟的。可能没有U23政策提供的机会,国奥队在U23亚洲杯的表现会更加糟糕。只是U23政策实行后,也带来不少负面影响。比如这个年龄段能匹配中超水平的球员本来就少,被求贤若渴的俱乐部哄抬价格,有的甚至拿上了千万元的年薪。年纪轻轻就成了千万富翁,谁还愿意去国外受苦?在中超踢球压力又小,皮球交给外援就行。一些在国外二、三流联赛踢球的年轻球员,都想着早点回来签份合同。

   日本J2联赛的U21政策采用鼓励的方式,球员上场时间达标,俱乐部就会得到高额奖励,但中超的U23政策是硬性规定。这样一来,俱乐部的应对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你不是要求U23球员每场必须上么,那就找个垃圾时间,在不影响比赛结果的前提下满足政策要求。甚至,还有球队把U23球员换上即换下,U23政策成了彻底的笑话,一些U23球员也成了彻底的摆设,根本谈不上通过联赛锻炼水平。

图说:这些国奥队员根本无法通过联赛锻炼水平 全体育图

   U23政策也做了一些调整,比如把硬性规定上场3人改为与外援上场名额挂钩,后又缩减至1名,但这些调整,实质是政策效用被稀释之后的无奈之举。U23政策实行了几个赛季,国字号各级梯队,成绩都没有取得应有的提升。国奥外,国少队也无缘U17世界杯资格,2001年龄段的国青队无缘亚青赛正赛,而这支球队正是2024年奥运会的适龄队伍。

  

新政打击惰性


   根据足协两周前公布的新政,2020赛季U23政策仍会保留,而引人瞩目的是新出台的U21新政。新政中对U21球员设定了30万元年薪的工资帽。新一届足协也在吸取教训,U21新政实质是U23政策的深化,是强力补丁,力求为俱乐部用人带来更多积极的促动。

图说:刘奕解读新政 官方图

   足协秘书长刘奕解释,U21新政的初衷是鼓励年轻球员有更多的出场机会,希望联赛能够不断涌现青年才俊。“新政对于年轻球员,一个是保持人才流动性……”刘奕说,“另一个,年轻球员在第一份职业合同中待遇过高,会带来运动生涯的惰性,所以要保持他们的饥饿感。”新政设定了30万元的工资帽,看起来对有实力的年轻球员不太公平,但足协是希望鼓励他们去突破这个工资帽。只要中超和足协杯累计出场时间超过900分钟,年轻球员就可以不受工资帽的限制,争取到更高的待遇。

   输掉亚青赛预选赛后,国青队主教练成耀东评价,相比其他赶上来的亚洲国家,我们的队伍在原地踏步,反映在联赛,国青队员中没有能在联赛前几名球队立足的。这个缺憾,足协也在努力弥补。新政的重要一环就是为国内青训市场的未来设计政策,刘奕解释:“我们希望增加市场行为,谁投资,谁获益,未来转会制度和清算体系将会向花资源、花资金去培养年轻球员的俱乐部倾斜。”(新民晚报记者 金雷)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