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人物 > 正文

金鸿一瞥丨孤独泳者辛鑫:这条马拉松泳道,我不会停下来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金雷     作者:金雷     编辑:沈毓烨     2021-08-04 17:08 | |

  今天上午,很多人还赖在床上时,辛鑫已经在东京湾里,游完了10000米。没有泳池里明亮的赛道,只有跟起伏不定的水浪较劲,这名孤独泳者,在自己的第二届奥运会上,继续挑战着游泳项目的极限。

图说:获得东京奥运马拉松游泳第八名,赛后的辛鑫有些失落 网络图

天赋好的都被吓跑了


  辛鑫,如果你只关心游泳项目的话,对这个名字可能并不熟悉。她从不出现在世界大赛的泳池里,而是在公共水域不停地往前划水,然后转身,再转身,周而复始。马拉松游泳是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进入正式竞赛项目的,中国练这个的专项运动员很少。里约奥运会,山东姑娘辛鑫在该项上获得第四,之后,她又在光州世锦赛上夺得冠军,才让人们对这个项目的发展有了一点认识。

图说:辛鑫在光州世锦赛上夺得冠军 网络图

  “那些条件好的,天赋出众的,都去泳道里训练了,只有条件一般的,才考虑这个项目。”辛鑫原来也攻过长距离,还在全运会赢过800米自由泳冠军,但人生给了她另一条路选择,这条路很长,也很艰辛,就像她的名字,但也有机会看到光芒。

图说:辛鑫在比赛中 网络图

  辛鑫的爸爸曾经练过游泳,所以女孩比同龄人更早地接触到了游泳这个项目,小学二年级起,她就一个人坐着公交车,去游泳馆训练。后来她进了省队,主攻400米和800米自由泳。伦敦奥运会,辛鑫参加了800米自由泳资格赛,排名第24,没有再进一步。在她这个年纪,是否要在游泳项目上再拼下去,必须做一个选择。回到省队后一年,辛鑫换了教练,经过讨论,决定专注公开水域项目,“能接触到新鲜的空气、微风和漂亮的风景。不同的比赛有不同的环境。我享受那种感觉,也欢迎挑战。”

图说:辛鑫享受着马拉松游泳带来的挑战

倔起来自己关小黑屋


  辛鑫从不否认自己不算天赋出众的。凭借勤奋,也凭借一股倔劲,坚持到了现场。小时候,每次训练完回到家,她累得不想说话,就等爸妈把菜端上桌,能放松地吃上一会儿。爸爸辛春会烧一大锅公鸡肉,给女儿补营养。有时输了比赛,脾气上来了,辛鑫就把自己关在厨房后面一间没有窗的小屋子,好久不出来。“她宁可不认错,也要关小黑屋。”对女儿的倔劲,父母心里明白,没有这股劲头,也就没有此后成为中国马拉松游泳的第一人。

图说:辛鑫父母在家乡观看她的比赛 网络图

  辛鑫回忆,小时候自己游泳练得苦,就问爸爸,什么时候是个头?爸爸跟她约定,等拿了全国冠军就不练了。结果,17岁时,辛鑫就完成了这个目标,之后又是连着在各类全国比赛中取得成功。但这条路,是不可能回头了。“成了冠军后,她再也没问过我这个事。”辛春知道,女儿明白往后的路还很长很长。

图说:小时候的辛鑫 网络图

  游泳马拉松的训练,上午是7.5公里的速度,下午游8公里,练耐力。每天,辛鑫都要在水里来回游上15公里以上,不然不能上岸。一天下来,她累得一句话也不想说,任队医按揉着她快要僵掉的肌肉,在回去的车里,望着天上的星星发呆。回到宿舍,辛鑫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趴在床上,宿舍里很简单,只有床头,她放着熊娃娃,那是每天陪她入睡的朋友。这一刻,你会突然想起,她还是个女孩,一个正处美好年华的女孩,有自己的小确幸,有自己的小秘密。

图说:赛场下,辛鑫也是个正处美好年华的女孩 网络图

不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


  但这个项目由不得松懈一天。辛鑫的教练金浩说,正因为马拉松游泳难,所以吓退了很多条件不错的运动员,反过来,对辛鑫来说,这样机会就多了。

  来东京前,金浩给辛鑫加量,而后者因为测试赛没游好,正生气。

  “为什么要加量?”刚开始辛鑫不理解,觉得自己每天第一个进泳池,最后一个离开,干嘛还要这样折腾自己?为了让弟子尽可能调整过来,金浩在游泳馆里准备了热水池,“练完了,就赶快让她泡一泡,别感冒了,身体吃不消。”辛鑫呢,仍倔强地一声不吭。

图说:教练金浩 网络图

  她后来理解了,让训练更难,才有可能吓退更多比自己有天赋的选手,因为越往上走,危机感越强,现在她就怕练不动,影响训练和心态,“我不觉得自己做了不该做的事。反而,我还可以做得更多。”今年至今,她只回了两次家,一次是大年三十,一次是队里放了三天假。

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


  东京湾,清晨的曙光刚刚洒在水面上,辛鑫就出发了。这是她的第二届奥运会,上一次是第四名,但在公开水域,历史成绩并没有完全的说服力。今年在国内的全国马拉松游泳冠军赛,辛鑫在一年多后首次参加比赛,在和众多男选手的竞争中获得第11名,这个成绩比教练预想的要好很多。

  “上一届奥运会她有能力没经验,希望这次能取得好成绩。”辛鑫爸爸指的是公开水域要面对冷水、湍流和水母等水中生物的侵扰,而不分泳道,选手之间的身体碰撞也司空见惯,有时运动员被打掉泳镜,有时甚至身上被抓伤。

图说:完赛后,工作人员帮她清理背上的虫子 网络图

  今天的比赛,带着白色泳帽的辛鑫一度在7公里处升至第三,临近最后一圈冲刺,她与澳大利亚选手李发生肢体接触,领到黄牌,而对方没有受到处罚。按照规则,两张黄牌就要被取消比赛资格。赛后辛鑫说,因为是冲刺阶段染黄,而且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原因,速度和心理上还是受到影响。最终,她的排位落到第八,与第一名的巴西选手马塞拉差了近40秒,成绩是2小时10秒01。澳大利亚选手李获得第三。

  “我想比出自己比较满意的水平,没有遗憾,什么名次都能接受。”对马拉松游泳,辛鑫从不说升国旗奏国歌这类的豪言壮语,她很清楚,在水里泡上几小时,什么都没有定数,对得起自己的付出,才是第一位的。赛后她在微博上写了一句: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

图说:辛鑫的微博下,网友纷纷留言鼓励她

  不过,这不会是辛鑫的最后一届奥运会,她曾说:“没有站上领奖台,我就不会停下来。”向这位25岁的女将致敬,因为,每一个拓荒者都值得尊敬。(新民晚报特派记者金雷 东京今日电)


场外音|我们没有失望


  比赛结束后,辛鑫只表达了一个意思:让大家对这个项目失望了。从这句话可以感受到,姑娘肩上,担着多重的分量。

  竞技体育,讲功利吗?有些项目五年出人,有些十年,还有些更晚。有人因此功成名就,有人则泯然众人。但一个项目,总需要有人撑起来。没人练了,不出成绩,还谈什么扶持,保障,团队?

  巩立姣夺冠后问:这下,铅球要火了吧?每一名从业运动员都希望,自己的专业能得到更多关注,获得更多支持。一个专业起来了,参与其中的每一个人,事业才能发展,发达,形成良性循环。因此,巩立姣才会将21年的青春投注在小小的铅球上,无怨无悔。

  巩立姣敢这么问,那辛鑫呢?一个比铅球更少人参与的项目,几乎靠她一己支撑,如果没有亮眼的成绩,谁来关注?所以,每当她锁上游泳馆的大门,将精疲力尽的身体拖入夜色,愈发为这份坚韧感动。

  东京,再见了。明天,后天,往后的每一天,辛鑫仍将在这根没有尽头的泳道游下去。但也不是看不到停靠的港湾。昨天在用时上战胜她的巴西选手库尼亚,曾经为了能重新下水,摘除脾脏。冠军透露,所有巴西得到奖牌的运动员,都给了自己最大的鼓励。此刻,辛鑫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有更多人下水,与自己一同经历湍流的挑战,感受人在自然面前被发掘出来的巨大力量。

  朋友圈里,几位参与铁人三项的朋友,对辛鑫表达了至高的敬意。他们说,辛鑫10公里的用时比自己少了一半。如果这样的声音越来越多,辛鑫的坚持,已经得到回报。(金雷)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