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体社会 > 正文

这家即将搬迁的弄堂小厂,藏着这么多“文人墨客”的故事

来源:新民晚报     记者:徐翌晟     作者:徐翌晟     编辑:沈毓烨 实习生崔剑吟     2020-01-14 12:33 | |

新民晚报“上海时刻”出品

  据悉,深藏于城市一隅南山路的曹素功墨厂要搬迁了,记者前去探访,没想到,进入一条狭小得一辆车开过都战战兢兢的弄堂,在一排斑驳的石墙后,一家毫不起眼的厂房内,居然蜗居着两样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和“周虎臣毛笔制作技艺”,上海市两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生产性保护示范基地之一也安居于此。六名国家级非遗大师,十二位上海非遗传承人,使两项流传三百余年的技艺延续至今,形成了从最高端到最普通的传承梯队体系。据了解,现在,厂里百分之九十的员工都是70后80后的年轻人,墨迹不曾褪色。

图说:曹素功墨厂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掌纹里的坚持


清康熙六年,安徽歙县人曹素功创设墨庄。据传,康熙南巡时,曹素功曾以“黄山图”墨进献,深得赏识,并御赐“紫玉光”之名,由此墨庄名声大振。1864年,曹素功墨庄迁址沪上,受到海派书画的滋养,与海派书画相结合,钱慧安、任伯年、吴昌硕、王一亭等众多书画家都曾为曹素功制墨进行绘稿,使制墨的艺术水准不断提高。深谙制墨历史的上海市历史博物馆馆员王毅说,任伯年晚年曾经在曹素功墨庄久住,他以画家的体验,指导工人改变了墨的调色,从此配方代代相传,“上海的墨强调分色能力,现在生产的墨,书画家认可的从焦墨到淡墨能分出84种来。”

  年近七旬的鲁建庆是国家级非遗项目徽墨制作技艺即曹素功墨锭制作技艺第14代代表性传承人。他已经退休,仍时不时来厂里指导徒弟,为的是培养下一代制墨传人。鲁建庆笑言,学徒进厂来,第一个学的就是洗澡,日日粘在皮肤上的墨点墨斑如何洗净,可算学制墨入门的技巧。鲁建庆伸出手来,沟壑纵横的手纹里,依然嵌着经年无法洗净的墨迹,浅浅的黑色就像王冕所画墨梅的枝杈,从掌心散开。

图说:非遗传承人童依军在称墨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摄

  鲁建庆告诉记者,墨锭制作工艺分为点烟、蒸胶、和料、制墨、翻晾、描金等多个步骤,这其中,制墨是最为核心的工艺。年轻的非遗传承人童依军一手持锤,一手搓墨,墨料在他的手下散发出淡淡的暖光。“硬配锤击法”是制成优质墨锭所需要的独特工艺,手工使用几十斤的铁锤反复捶打,直至把墨料捶打成细糯均匀的状态。再细揉搓收,制成墨条,放进石楠木制作的墨模里精压成型。然后每天的翻晾,根据墨锭的分量大小,经过4到12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自然晾干,两斤四两的墨则要晾两年。“墨在空气中会变化,墨是活的。”鲁建庆对墨的爱惜之情溢于言表。所有的步骤,都需要手工操作,只有这样才能制作出上乘的墨锭,那么多年来,曹素功坚持着传统,从来未曾改变。连和料用的机器,都是鲁建庆和徒弟们用豆浆搅拌机拆拆补补自己改的,“完全非标”。


墨锭藏的雅事


鲁建庆的徒弟、中国文房四宝制墨艺术大师徐明介绍说:“曹素功最大的优点就在于这制墨的过程中,墨模选用的是珍贵的石楠木,吸收水分能力强,且坚硬不易损坏。”数百年来,厂里积累的各种木刻墨模共有万余付,以同治年间的居多。左宗棠、林则徐、李鸿章等等,都曾定制过墨,因此留下了墨模。鲁建庆说,墨锭典故,其上的图案、文字本身就值得研究。李鸿章定的墨,背后有“臣渐甫 五体叩拜”的字样。谁能接受这位重臣如此谦卑之态呢?经查证,那年正是慈禧太后六十大寿,李鸿章定制的这些墨是献给慈禧太后的寿礼。

图说:曹素功墨模间内的木刻墨模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摄

  上世纪三十年代起,梅兰芳与吴昌硕等海派书画大师交往甚密。受他们的影响,去美国纽约演出前,梅兰芳向曹素功定制了一批墨锭,一套四锭,刻有梅兰芳亲笔所绘的梅花和书法,作为礼品送给大洋彼岸的粉丝。

  文人墨客当中一直传承着定制墨的传统,每一副墨锭的背后,都是一桩文人雅事。曹素功有“双百工程”,即一百位艺术家订制一百套墨,做的都是85岁以上的艺术家。百岁书画家顾振乐、故去不久的高式熊都有定制墨。“定制墨一般需提前一年半。高式熊先生的墨是他96岁时定制,原为了庆祝百岁生辰所用。我们把墨送去后,他十分高兴,在病床上还和我们拍了照。顾振乐先生的墨是103岁订的,我们去送,他西装笔挺,领带戴好,头发梳理得纹丝不乱,坐在藤椅上见了我们。顾老看墨,郑重其事地戴上了手套,看完后再一一放妥。百岁老人说过去八斤墨换一头牛,一头牛能顶好几亩地呢,因此墨是奢侈品,曹素功是上海的骄傲。”

图说:工人在为墨锭描金 新民晚报记者 王凯 摄


搬迁后的憧憬


制墨是手工活,技艺的传承主要在于人。曹素功墨厂即将搬迁,变化的同时也给予百年非遗项目以新的发展契机。在墨厂老人和年轻人的共同愿景中,新的厂房如果能顺利落成,它将一改原先弄堂小厂的面貌,集生产、展示、旅游、研究四大功能于一身,所有的手工制作过程都将透明可视,参观路线和生产过程由玻璃隔开,互不干扰,墨锭的“呼吸环境”不会受到人群多少的影响。“首先,进门的博览厅,将有一个大屏幕,循环播放介绍制墨历史的视频。”徐明无限憧憬地说。他给记者看的手机效果图里,阳光从一根根木房梁的间隙洒下,在地面上形成倒影。人们三三两两地盘腿而坐,仰面而望。延续传统文脉的渴望,从画面中分明地漫溢出来。(新民晚报记者 徐翌晟

>>>记者手记:墨是活的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