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基奇金:80年前他画的上海人,你看过吗?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田聿、张韶华     编辑:赵美     2018-01-14 15:03 | |

目前正在上海博物馆举办的“巡回展览画派:俄罗斯国立特列恰科夫美术馆珍品展”吸引了众多上海市民前往参观。事实上,一个多世纪以来,中俄两国间的美术交流十分频繁,许多俄罗斯画家曾旅居中国,对我国现代美术产生积极的影响,其中曾在上海定居二十年的画家米哈伊尔·亚历山大罗维奇·基奇金就是最具权威性的艺术大师之一。

回到苏联任教的基奇金

乡下来的“土包子”

1883年,基奇金出生在俄国叶卡捷琳堡帕利尼科沃村的农民家庭,1901年至1908年在斯特罗加诺夫斯克艺术工业学校(莫斯科分校)就读,他迷上了古代斯拉夫民族的大型壁画,随后转到莫斯科写生、雕刻与建筑学校就读,27岁就获得教堂壁画艺术家的身份。基奇金在莫斯科求学的17年正是俄国文艺本土化的关键阶段,也是俄罗斯艺术家大胆创新的黄金岁月。由于基奇金太着迷于本国农村题材绘画,以至于同学、后来苏联的伟大诗人马雅科夫斯基调侃他是来自乡下的“土包子”。对于那段经历,基奇金总是说:“我是个温和的人,而瓦洛佳(马雅科夫斯基)更像个流氓。”当然,两人关系还是很不错的,至于说到真正的“交心”,基奇金更乐意和同样来自农村的谢尔盖·格拉西莫夫相处,共同学习创作,共同参加展览。顺便说一下,也因为这段友谊,格拉西莫夫在日后基奇金回归故国的艰难时光里帮助过这位老同学。

基奇金的风景画《渡口》

1914年,基奇金参加了俄国最著名的文艺社团“莫斯科沙龙”,起初只作为参展者活动,1917年成为社团正式成员。“莫斯科沙龙”虽然号称“容纳所有对于艺术的信仰与追求”,吸引了大量非主流艺术家,但沙龙内部仍然充满矛盾,曾经发生印象派艺术家对包括基奇金在内的传统艺术家集体攻击的事情,幸亏组织者站在基奇金等人的一边,维护了团结。

基奇金非常热爱故乡,年少时的记忆终生印刻在基奇金的脑海里,流淌到他的画布上。离开俄国前,基奇金创作了数十幅作品。1918年,莫斯科等大城市出现粮食短缺,找不到合适工作的基奇金不得不返回老家,由于行李太多,他不得不把大量画作留在莫斯科的出租房里,结果都散失了,只有那些参加巡回展览的作品得以保存。

结缘“伟大的邻国”

20世纪第二个十年,俄国沙皇的残暴统治,世界大战带来的死亡与饥饿,最终导致了1917年二月革命与十月革命的爆发,接下去又是激烈的国内战争,无数人的生活轨迹被改变。1918年,基奇金因故乡沦为战场不得不出逃。在白卫军散兵游勇的裹挟下,基奇金扛着小画箱奔波在西伯利亚铁路沿线,最后随着溃兵来到哈尔滨。今天,哈尔滨南岗区东大直街336号保留着一幢名为“梅耶洛维奇宫”的三层小楼。1922年至1927年,基奇金就在该楼三层开设名为“莲花”的工作室,开课教授美术、音乐等课程。

基奇金的妻子维拉

基奇金在哈尔滨收获了爱情。爱上基奇金的是美丽的维拉·叶梅利亚诺夫娜·库兹涅佐娃,她1904年出生在哈尔滨,从10岁起学习芭蕾舞,本有望成为出色的芭蕾舞演员。她是在一次演出时遇到负责舞台布景的基奇金,立即被他的才华所吸引,于是开始在“莲花”工作室学习画画,最终两人相恋结婚,尽管年龄相差近20岁,但维拉无怨无悔。凭借天份、努力和坚持,维拉也迅速成为一名画家。

在基奇金的前半生里,由于经济拮据,从未出过国,如今被命运推到“伟大的邻国”,还组建了家庭,让他觉得自己“命中注定要和中国结缘”。在基奇金眼里,普通中国人都非常友善,尽管他们大多生活贫穷,但只要可能,都愿意去帮助别人,正是这份人与人之间的温情激发了基奇金沉积多年的潜力。可以说,被尊为20世纪俄罗斯伟大艺术家之一的基奇金,其最主要、最有艺术价值的作品都是在中国完成的。顺便提一下,基奇金夫人的作品与丈夫的风格非常像,大多是反映中国题材的作品(如《春节》《装卸工》等),他们俩通过作品表达了对中国的赞赏与热爱。

成立社团“星期一”

1928年,随着日本加紧侵略中国东北,哈尔滨形势急转直下,基奇金夫妇在朋友资助下来到上海。很快,他们的作品在上海得到广泛认可,基奇金的画展很成功,也赚了不少钱,于是他决定在上海定居。

哈尔滨“梅耶洛维奇”宫

站稳脚跟的基奇金开了一家大型创作室,除了创作与教学,还在这里宴请好友,不少中国画家、音乐家是这里的常客,也是基奇金的挚友。凭着个人名望,基奇金成立了上海俄侨艺术社团“星期一”,1933年,他又加入新成立的“艺术家、文学家、演员和音乐家协会”(简称“赫拉姆”),这是当时在上海非常有影响力的团体,几乎吸纳了所有驻沪俄国文艺人士。

1930年,基奇金举办了一场轰动上海滩的作品展,当年出版的俄文报纸《话语》是这样描述展览开幕式的:“……展会吸引了多国来宾,场外还有很多没有买到票却想进来观摩的客人。这里展出了大量肖像画,这是上海观众好久没有看到的、甚至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风格独特的作品。基奇金用红粉笔和炭笔描绘了形形色色的上海人,这种新颖的创作方式展现了艺术家的非凡才华与敏锐洞察力。另外,这里还展出了大量风景画,基奇金用鲜艳明快的色彩展现了上海和中国其他地方的美丽河山:《渡口》中的晚霞、帆船和渔夫显得那么和谐平静;《水牛》中顽皮的牧童和健壮的水牛在落日余晖下折射出生活的美好;《角楼》《湖心亭》与《废弃的寺庙》展现了中国古建筑的端庄华丽。这些作品反映出艺术家对自然的迷恋、对生活的热爱、对幸福的向往。”

开创美术新流派

基奇金喜欢画人,特别是上海的普通人。1937年上映的电影《马路天使》成功地讲述了20世纪30年代旧上海“天涯歌女”的命运,而生活在上海的基奇金也很早关注到这一群体,看过这部电影后,他马上用铅笔创作了素描画《歌女》。事实上,素描成了基奇金最擅长的艺术形式,他只需彩铅、炭笔、红粉笔和色粉画笔就能创作出让人难忘的形象。不过到了上海后,基奇金特别偏好用红粉笔作画,在他手中,这种柔软的深棕色粉笔变得非常温顺、细腻,既能勾勒线条,又能平铺底色。由于质地柔软,易于着色,基奇金使用这种笔的绘画过程非常快,两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幅出色的作品。

基奇金的彩铅素描画《歌女》

也是在上海,基奇金把肖像画变成一种新型的风俗画,艺术评论家视为他在上海开创的一种美术新流派。基奇金的肖像画有力、开放、勇于创新,他首先用弯曲的线条勾勒出人物轮廓,再用柔和的阴影填充身体,最后通过明暗、起伏和面积的对比来表现人物的神情。他像雕刻家一样耐心地塑造人物,有时为了突出色调,或明确部位,还会在红粉笔画中使用炭笔。红粉笔与炭笔的结合并非基奇金的首创,早在文艺复兴时期,学院派画家们就喜欢这种方法,因此也可以看出基奇金对世界传统文化的良好借鉴与继承。

基奇金用红粉笔与炭笔结合创作的肖像画《女大学生》

基奇金酷爱旅游和写生。每年夏天,他都会从炎热的上海出发,前往中国各地,将壮丽河山记在笔下。基奇金最大的欲望就是走更多路,看更多风景,画更多画,用维拉的话来说,“中国在基奇金眼里就是一个童话世界”。基奇金热爱生活、热爱自然,作品积极向上、充满阳光,又朴实无华、尽显大众百态。《霞光报》称其为“上海无与伦比的调色师”。

再难也要回故乡

在外面漂泊久了,就会想念故乡。妻子维拉回忆,基奇金虽然很少提及故乡,但内心却充满思乡之情,一旦有俄裔同胞来作客,国内的生活就是永恒的话题。基奇金会不停地吸烟,反复催促来人多讲一些国内的事,随后他会满怀深情地讲起自己童年的村庄,养过的狗,干活儿的马,以及曾经迷过路的森林……

1933年,基奇金在上海创作了一幅《父母的肖像》,画中包括父亲、母亲和教母。离开家乡后,基奇金就与父母失去联系。基奇金将自己的思念全部融入这幅作品中,画中的人物满含深情、目光炯炯,正在谈论着似乎马上就可以见到的儿子,他们的面部表情正是艺术家思乡之痛的直接表现。

基奇金夫妇1958年在莫斯科参加个人作品展开幕式

1947年,前苏联政府正式向基奇金夫妇换发护照,随后两人离开了上海。对基奇金来说,这是重返故乡,但对维拉来说,却意味着踏上一片陌生的土地。起初,基奇金夫妇选择在下塔吉尔住下,丈夫去市艺术学校任教,妻子在木偶戏院任职。次年,雅罗斯拉夫尔一所学校邀请基奇金夫妇去当教员,他们终于有机会在莫斯科附近生活了。然而,学校的条件并不好,他们居住的房间连暖气都没有,基奇金一家的日子过得比较艰难。幸运的是,基奇金的几位同学向他们伸出援助之手,其中包括著名艺术家格拉西莫夫。基奇金早年在上海结识的好友、著名演员亚历山大·韦尔京斯基也为他们提供了帮助,成功让他们夫妇联合举办了“中国”作品展览会。展览会的成功改变了基奇金夫妇的生活状况,维拉也参加了苏联艺术家协会。

1968年11月15日,基奇金去世,享年85岁,安葬在雅罗斯拉夫尔的公墓。妻子维拉2005年去世,享年101岁。他们的主要作品目前保存在雅罗斯拉夫尔艺术博物馆。(田聿、张韶华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7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