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夜读 > 正文

谈瀛洲:鲁迅、郭沫若与小原荣次郎

来源:新民晚报     作者:谈瀛洲     编辑:史佳林     2021-10-10 14:30 | |

因为知道我养一些兰花,老友、鲁迅研究专家郜元宝教授发来郭沫若的一篇短文给我看,说“跟兰花有关”,问我有没有看过。我说,“没有,但里面说的小原荣次郎我是知道的。他出了套《兰花谱》,配有照片,现在许多养兰人都有,奉为圭臬的。”兰界的许多人都知道小原荣次郎,却不知道他和鲁迅与郭沫若有来往,我之前也不知道。

郭沫若的这篇文章,收在《1913-1983鲁迅研究学术论著资料汇编》的第三卷(1940-1945)里面,题目叫“O. E.索隐”。鲁迅的《集外集》中收有《送O. E.君携兰归国》一诗:

椒焚桂折佳人老,独托幽岩展素心。

岂惜芳心遗远者,故乡如醉有荆榛。

郭文是解释这位O. E.究竟是谁的。他在文章中写道,“这O. E.是日本的一位小商人小原荣次郎(Obara Ejero)。”他和在中国广为人知的内山书店的老板内山完造是好朋友,因此也成了鲁迅的朋友。

鲁迅送别小原的诗

小原荣次郎在东京日本桥开了一家店铺,叫“京华堂”。他常年往返于中日之间,一开始是贩卖一些“纸张笔墨,陶磁图章,假古董”等等,什么都有,后来开始带一些中国的兰花回日本去卖,没想到卖得很好。于是“几年工夫便把门面焕然一新,还在上野公园附近购置了一座兰圃,专门栽培兰草,翻译中国兰花典籍,出版大型的兰花杂志,主摧(原文如此,疑当为“办”字)兰花展览会,兰花演讲会等,小原竟可说是成为了日本的兰花博士了。”

郭沫若在流亡日本期间,是得到小原不少帮助的,主要是“凡在上海所收得稿费或版税,便交由内山汇与小原,免得经过银行的手续,很感方便。”但后来东京的警视厅把郭沫若抓起来在拘留所里关了几天,连累小原也被在拘留所里关了几天,后来小原和郭沫若就疏远了起来。

依郭沫若所说,鲁迅这首诗的墨迹,“小原是把来嵌在玻璃匣里的。每逢展览兰花时要拿出去挂,杂志和书籍上也每有这诗的照片揭出……离开了‘故乡荆榛’的‘老佳人’,结果是成为了玻璃匣里的广告。”郭沫若最后的这句话,是带了些讽意的,意思是鲁迅被小原利用了;他的墨迹,被小原派了商业的用途。但我觉得,每逢展览都要把鲁迅的墨迹拿出去挂,也说明小原荣次郎对这墨迹的珍视吧。

郭沫若给《兰华谱》题的词

从这篇文章也可以看到,郭沫若对日本兰花的状况并不了解。首先是他说“日本也有兰,当然是中国输出的……但日本兰却没有香。日本人赏兰,重叶而不重花。”一方面说日本兰来自中国,一方面又说中国兰香而日本兰不香,这本来就是矛盾的。实际上日本也有本土所产的春兰和寒兰等,而且有的香有的不香,香气和中国的兰有所不同,有的中国兰家说有“药味”,有的说有“青草气”,而中国春兰的香是“幽香”(但不同品种的中国兰香味其实也有差别)。

日本兰家看重色花,所以选出的兰花色彩丰富,有红色、黄色、紫色、朱金色等。韩国兰家也是如此。但日本兰家对中国兰花和韩国兰花都很重视,除本国的兰花外,也一直在收集和保存中韩的兰花品种。

小原收购了一些中国传世兰花名种卖到日本,并为日本兰家所珍视和保存,从他个人来说虽然获取了商业利益,但客观上也起到了保存这些名种的作用。

中国兰家以前看重的是兰花的瓣形和素心,并不看重色花,所以传统春、蕙兰名种的花多是黄绿色。但近年来,大家对色花的兴趣越来越大,选出来的色花也越来越多。

建兰“秋雪” 谈瀛洲 摄

其次是郭沫若说“日本人赏兰,重叶而不重花”,这一点也不完全对。如前所述,日本兰家是重视花的,但他们也重视“叶艺”,即兰花叶子上出现黄色、白色或接近透明的色线、斑块,或出现株型的变化。花只能赏一时,而叶艺则全年都能欣赏,所以日本兰家对叶艺也进行了详细的分类和研究。中国传统兰花名种中也有带叶艺的品种,现在又受了日韩的影响,对叶艺更为重视了。所以,从兰文化来说,中日韩之间其实是相互补充和丰富的。

文章里没有提到的,是小原荣次郎到处寻访中国传世兰花名种,并且摄下照片,进行详细的文字描述,然后在1937年出版了三卷本的《兰华谱》一书。小原贩卖兰花,但显然也是个爱兰花和对待兰花态度十分认真的人。他的《兰华谱》在改革开放后又传入国内,受到很多兰家的重视。因为当时许多中国的兰花传统名种已经湮灭或失传,有了这书,就可以按图索骥地在民间寻访,或者向还保存着这些传统名种的日本去引进。

建兰梅瓣花新品 谈瀛洲 摄

兰花名种本来就不便宜,造成小原的这套书的价格也居高不下。1937年初版的《兰华谱》旧书,在21世纪初就要卖到2万-3万元一套,现在更是有价无市。孔夫子旧书网上1966年日本兰华谱复刊颁布会出的《兰华谱》,要卖15000元。1974年讲谈社出的线装《兰花谱》一函三册,也要卖6800元。

小原荣次郎的《兰华谱》还有一个难得之处,就是里面还有许多名种兰花搭配着典雅古盆种植的照片。这就给现在的养兰人在追慕古风,再造古人养兰的优雅境界的时候,提供了线索。

所以,郭沫若所不太看得起的“小商人”小原荣次郎,因为对中国兰花的认真,还是做成了一些事的,并且留下了一部关于兰花的传世名作。他实在是一个保存中国兰花文化的功臣。(谈瀛洲)

今日热点

网友评论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您还能输入300
最新评论 [展开]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