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蒋星煜先生最后的文字:正可对已淘得之书仔细品味 

  小编的话 “淘书者感到无书可淘,乃天大喜事。如今感到无书可淘,正可对已淘得之书仔细品味,写一点有学术内涵的书话出来。人在颠沛流离之中,根本不可能有淘书、藏书之乐的。”蒋星煜先生感慨淘书、品书之乐的。这是2015年蒋星煜先生抱病撰写的最后的文字,是他为韦泱的《淘书路上》一书所作的序,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正可对已淘得之书仔细品味

  蒋星煜

  上海《东方早报》之《上海书评》专刊,每逢星期日出版,有一篇文人访谈录殿后,内容与摄影均以藏书为主题。2013年,承编辑不弃,有一次对我进行了访谈。

  访谈录发表之时,题目则为《丢书记》。因为我在日寇于“八·一三”侵占上海之后,回故乡溧阳,敌机又连日狂轰滥炸,我未能将藏书搬迁即逃往北郊。原住处与藏书均随轰炸化为乌有。1938年重回上海,当时爱文义路(北京西路)、卡德路(石门二路)之旧书摊正是黄金时期,我又购买若干光华书局、现代书店、水沫书店初版本以及若干麦克美伦版袖珍本诗歌等等,既喜悦之至,亦担心能否保存。果然,1941年初春,敌伪魔爪已深入租界,我不得不绕道香港去重庆,这一批书在上海寄存亲戚家,后不知下落。在重庆六年,到米亭子等旧书店,搜得罕见译本多种以及《四部丛刊》单行本若干。抗战胜利,我先行东返,藏书托同事随中华教育电影制片厂东迁时再运回。同事受我重托,亦未草率从事,但电影厂将这一批书压在船舱底,时间一长,受潮过甚,书已稀烂,或结成块状。令我痛心之至。

  新中国成立后,奉命参加戏改工作,我对之十分认真,乃大批购买参考书。不料,“文革”开始,我首当其冲。一小书柜被造反派贴上封条,反而得到保全,其余藏书以及著名作家书信均作为四旧而全部扫地出门,不知其下落。经过这五次惨痛经历,改革开放后,不再购买任何书籍矣。故作者将访谈称《丢书记》,亦符合实际情况,并非故作惊人之语。

  书话家韦泱要我为其书话新作写几句话,我感慨万端。韦泱欣逢盛世,不可能再有似我辈之狼狈遭遇,淘书之乐乐无穷,如重温历史,如与古人对话,其情其趣,非局外人所能设想于万一。

  老人往往足不出户,韦泱最近成为丁景唐和我之间的单线联络人,我感激之至。当然,与我结交多年之文人与韦泱相熟者非仅丁景唐一人,还有一些,但共同语言不多,无联系之必要也。

  韦泱所淘之书,已超越一般淘书者之范围,还包括某些签名册或登录簿之类,我认为眼光远大,可谓淘书、藏书之“创新”。此类图书虽无明刊本,称之为另类善本,亦未尚不可,因为确属海内孤本也。其史料价值未可限量,说不定若干年后,在某一事件中成为唯一令人信服之铁证也。历史之演变,原不以人的意志所能转移。

  韦泱谈起《拼音》曾更名《文字改革》,并引用了一段“充满火药味”之原文,说刊物与作者被“政治所绑架”。我当然无异议。韦泱并列举老舍、叶圣陶、吕叔湘诸人对文字改革(即拼音化)的坚决拥护。说老实话,我至今仍怀疑他们是否真的拥护拼音化的。当时轮不到我这种无名小卒表态,要表态,也只能随大流,否则至少要挨上“右派”的帽子。我在写戏改文章时,也是宁左毋右的。

  淘书者感到无书可淘,乃天大喜事。社会安定,人们在衣食无虞之余,才有可能淘书。藏书者生活安定,才有可能把玩藏品,或与二三友好对藏品进行探讨,甚至争论得面红耳赤。逃难之人往往首先考虑携带衣、食、住、行各方面生活之必需品,藏书至多只能选择有关职业之工具用书,其他书籍即使千辛万苦得来也只能低价出让。我为逃轰炸等灾难,一切身外之物无法携带,回到旧居只见一片瓦砾,书已化为灰烬矣!

  劝慰韦泱,切勿以无书可淘为憾事。我等当年淘书,失书之悲喜交响曲实为噩梦一场,何乐之有?!

  如今感到无书可淘,正可对已淘得之书仔细品味,写一点有学术内涵的书话出来。如唐弢写《晦庵书话》时,最早生活并不安定,写来比较浅显。以后,书话写得极少,学术内涵则较多了。但有得必有失,生逢其辰,固是好事,民间仍有疾苦,则不太重视了。古人说:“文章憎命达”,也有一定的道理。

  此书提到了欧阳山的《苦斗》,我可以肯定许多人不知道“苦斗”苦到什么程度,我在这补说一些“轶事”,使此事不致散逸。

  欧阳山写完《三家巷》,广东人民出版社不满意。他是名家,拿到北京出版了。为此,广东人民出版社作了第一次检讨。后来形势转变得较为开放,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三家巷》的续编《苦斗》。“文革”开始,《三家巷》《苦斗》及其作者欧阳山都成为批判重点。欧阳山本人当然要检讨、交代,广东人民出版社则作了非常复杂的“检讨之检讨”。当然这次“检讨”被认为“不深刻”,书稿一再修改加工。到了改革开放时期,欧阳山心情愉快,恢复写作,广东人民出版社则主动进行了“检讨之检讨的再检讨”。我未读到原文,但可想象到措词的困难和执笔者的复杂心情。

  写这些不是忆苦,而是思甜。希望韦泱珍惜现在的大好时光。如果可能,我建议再去读读李清照的《金石录后序》,对今日的综合国力全面增强会有深切的感受。因为,人在颠沛流离之中,根本不可能有淘书、藏书之乐的。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围堵抵制是"人祸"不是爱国 市民:爱国请先自强 2016-07-21 09:25
聚合
生活在上海 生活在上海

这里,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上海人,有来自国内各地的新上海人,有不远万... [详情]

登巴巴那么可爱,怎么忍心让他受伤害 登巴巴那么可爱,怎么忍心让他受伤害

在这里不想发任何和他昨天受伤有关的图。毕竟乐观而又虔诚的登巴巴,...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