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今日宜川九里亭金杨家园 白鹤天地 漕河泾 金罗店香花桥春申家园安亭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慈若梵澄

  小编的话 梵语文化的三个泰斗:季羡林、金克木和徐梵澄。作者西坡说,自己就是徐梵澄的粉丝,请看他和梵澄先生交往的三两事。


  慈若梵澄

  西坡

  说起梵语文化,大多数人马上想到季羡林:喔,季老,泰斗;倘若再深入一点,就有人说:还有金克木呢;更专业的圈子,则会放话:不要忘了徐梵澄!

  有一种说法,论学术地位,他们三个搞梵语文化大师级人物的排序,应该倒过来。

  我不学无术,既不敢“站边”,也没资格置一喙。不过,假使这三位学人成为百万后学的偶像,我是“粉”徐梵澄的。事实上,我就是他的“粉丝”,老“粉丝”。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我太太从学校带回一本书,是同事展望之借给她的:布面精装,小开本,青灰色;封面没有什么设计,上面一共七个字:尼采自传 梵澄译。当时,“尼采热”还没到“轰轰烈烈”的程度,我接触到了。说实话,所谓“自传”,并不是敷演故事的那种,似乎仅仅是“我的哲学思想发展史”,对我吸引力不大,倒是“梵澄”这个怪名字被我记牢了。

  上世纪80年代末,因为工作单位就在福州路上,到各大书店转转,成了日课,我自诩为“书店巡按使”。古籍书店背后有家分店,卖些不太热销的学术书,一般人不知道,来者极少。在这里我发现了一本《老子臆解》,中华书店出版,不厚,封面仍是青灰色。我翻了翻,放下,因为家里关于《老子》的书已有五六本,再加上作者诠释语言有些晦涩,不喜欢。不过,作者的名字让我眼睛一亮:徐梵澄。难道就是那个翻译尼采的人?对的。那就买吧。

  1991年,三联书店“读书文丛”增添了一本《周天集》,是印度“三圣”之一室利阿罗频多的“箴言集”,好看。译者还是徐梵澄!从译笔看,译者是个似乎脱离中国大陆好多年的人。我暗想:这人跨界跨得厉害,渊博啊!于是写了篇书评,发表在了《文汇读书周报》上,算是向梵澄先生致敬。

  1994年上下,王元化先生主编了一套学术丛书,徐梵澄的《陆王学述》被罗致进去。他的学术视野之宽,让我更有高山仰止的感觉。

  终于可以见到徐梵澄先生了。那是1996年。

  在这之前,我已把梵澄先生的“老底”摸了一遍,大多集中在他与鲁迅的交集上,比如,鲁迅要梵澄翻译尼采《自传》和《苏鲁支语录》并把它们介绍给了赵家璧和郑振铎,交由良友和商务出版;比如,第一幅鲁迅画像的木刻是梵澄作的;比如,鲁迅收藏的一些德文书籍和版画集是梵澄代为购买邮寄的;比如,鲁迅为梵澄誊写、校译稿件,甚至代收代付稿费……

  秋季的北京,天高云淡,澄明的蓝天上不时掠过一行翔鸽,撒落下一连串的哨声。

  走进坐落于团结湖社科院宿舍群的徐宅,外面聒噪的市声便戛然而止,刚刚在大街上因燠热而致的微汗瞬间收住。

  这次造访,我公私兼顾:于公,希望他能拨冗赐稿;于私,了却一瞻其丰采之宿愿。

  梵澄先生身材高而不大,看上去还有点瘦弱,一副金丝边眼镜架在挺拔的鼻梁上,镜片后面则是一双充满睿智的眼睛。那年他87岁。我清楚,梵澄先生在与鲁迅先生交往时性格就有些古怪,不太顾及别人的感受,真的面对他时就有些胆怯。想不到老先生一派温柔敦厚,没有流露出一点点的疾言厉色。他见我还带着一个“拖鼻涕”的小屁孩来,马上洋溢出一种意外的惊喜。他先是把孩子抱定在沙发上,然后拿出一把糖果逗引孩子玩。

  我注意到徐宅的客厅没有什么摆设,更让我暗暗吃惊的是几乎没有第二个人在此生活的迹象。幸亏沙发边放着一辆代步用的手推车,再看看梵澄先生能正常行走,想象他的家人可能外出了(其实梵澄先生一直是单身)。

  我跟梵澄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基本上是我开话题他回答。话题很散,以致如今竟想不起来都说了些什么。谈到赐稿事,印象中他显得很踌躇,不知是因为拿不出现成的还是不方便提供,但他说的一句话令我非常吃惊:“我的书稿啊,绝对不要拿给专家去审!”我想大概他在这方面吃过所谓“专家”的苦头。他很小心地说,我有一部诗稿不知你感兴趣否。我知道,他对所做的诗,自视很高,况且还有鲁迅有案可稽的肯定文字佐证。可我感到为难,便以“不合丛书体例”为由婉拒了他。看得出他很失望。后来我才知道,他最终自费出版了那部诗稿《蓬屋诗存》。直至现在,对他,我还有一种负罪感。

  孩子对两个大人的谈话不感兴趣,瞌睡虫渐渐上身,头不由自主地低垂,再低垂下来。见此情景,梵澄先生把孩子小心地放平在沙发上,并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盖在孩子身上,慈祥得就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老爷爷。

  为了不影响孩子睡觉,他示意我去他朝北的书房……

  我称赞他王(王羲之)字写得好,向他索取墨宝,他爽快允诺;我给他照相,他一本正经在写字桌前摆POSE,嘴角还特地漾起了一丝笑意。

  回沪后,我与他通问。他认为我给他照的相,是他所有照片当中最好的;我收到他寄来的条幅,称赞他功力深厚,尽管写的是他自以为得意而我并不喜欢的章草。

  其时,梵澄先生最重要的译作《五十奥义书》刚出版,上海的书店里还买不到。《上海电视》杂志熊宗一兄听说我和梵澄先生有点交往,便设法搞到并给我也带了一部,他提的条件是:让梵澄先生签个名。我答应试试;过后却犹豫再三,因为老先生固然不会拒绝,但要让他再寄回给我们,这得花费多大的精力啊。我不忍,希望以后有机会拿到他家里让他当面签。

  这么一拖,过了几年,梵澄先生下世。这件事,成了我永远的遗憾。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上海骨灰新处理方式“生命晶石”推出一年 仅180个家庭选择 2017-04-01 09:40
聚合
天天3·15,我们来较真! 天天3·15,我们来较真!

遇上消费纠纷,却常常陷入投诉无门、无人受理的境地。今年3·15,... [详情]

外企来中国“赚银子” ?得先起个好名字 外企来中国“赚银子” ?得先起个好名字

“信、达、雅”这三点全都做到不容易,这三点全都做不到其实也不容易... [详情]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豪华品牌遥控车匙大集合 你最喜欢哪款?

汽车遥控钥匙作为连接车主与爱车之间的重要工具,无论实用性还是设计...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