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时代风云,探寻城市精神 ——“口述历史丛书”研讨会举办
记录时代风云,探寻城市精神 ——“口述历史丛书”研讨会举办

“口述历史与上海城市精神——《上海市文史馆口述历史丛书》研讨会”在沪召开。

夜读 2019-11-20 20:03
木槿花开时
木槿花开时

木槿花永远是那么低调,心态永远是那么平静,不卑不亢,一树密密实实的花朵却发出微弱温馨淡雅的香味。

夜读 2019-11-20 20:02
老虎灶茶馆记
老虎灶茶馆记

老虎灶茶馆,是上海弄堂市井生活的缩影。

夜读 2019-11-20 20:02
酒中,有“南北极”
酒中,有“南北极”

酒有很多种,但你喝过南北极冰块合在一起兑的酒吗?我喝过。那美妙的味儿终生不会忘怀。

夜读 2019-11-19 20:21
简单愿望
简单愿望

愿望,即使是简单愿望,如果不是自然需求,排序上会靠后,如果强行实现,也会因其不契合而失其意境。

夜读 2019-11-19 20:21
“高帽钓鱼”的“李鬼”
“高帽钓鱼”的“李鬼”

一些协会组织用抛“高帽”的办法进行“钓鱼”,不仅是精神污染,也是违法违规,对他们的清查治理要不断加强。

夜读 2019-11-19 20:21
观壶口瀑布
观壶口瀑布

壶口地处中原的黄土高坡。壶口瀑布两岸夹山,绝壁断崖,惊涛怒吼,声震空谷,回荡不绝。

夜读 2019-11-18 17:02
薛理勇:上海人的“双档”
薛理勇:上海人的“双档”

现在上海老城厢东门内还有一条叫做“面筋弄”的小路。据《光绪上海县续志》中说,有一位叫做薛二官的浙江平望人在东门内开设面筋作坊,这里离开城隍庙不远,上海的许...

夜读 2019-11-18 17:02
无论怎么声嘶力竭,四周总是寂寂无声
无论怎么声嘶力竭,四周总是寂寂无声

世界之大,众声喧嚣,不说也是一种觉悟。如果可以,尽量多做,做才是修行。

夜读 2019-11-18 17:02
苏秀:我的天堂
苏秀:我的天堂

​杭州特别让我流连忘返的,就是满城桂花树。

夜读 2019-11-18 17:02
真正的松江鲈鱼,有着浓浓的文化基因
真正的松江鲈鱼,有着浓浓的文化基因

松江鲈鱼,个头不大,但头大且扁,嘴巴宽大,塌扁头和大嘴巴的特征明显。说它身上一点美感也没有,倒也不是。此鱼左右长出的两鳍大而圆,像两把蒲扇。程十发画鲈,十...

夜读 2019-11-17 13:57
成语泛滥,不是有文化,而是有话不会好好说
成语泛滥,不是有文化,而是有话不会好好说

作家麦家最近写了题为《一个人的文字迷宫》,全文4000来字,陈述他从退伍战士到成为热销书作家的历程。全文除了“肃然起敬”这个成语,都是汩汩流淌的大白话。摘...

夜读 2019-11-17 13:57
“风上有闪烁的星群”
“风上有闪烁的星群”

顾琴教授生于无锡,负笈于南京、上海,现任教于华东师范大学。其精楷善隶,深耕楚简,娴于草书,尤善治印。韩天衡先生誉其为“能文、能书、能画、能篆刻的能者”。其...

夜读 2019-11-17 13:57
从滑稽想起严顺开
从滑稽想起严顺开

喜剧是人间的故事,要把人世看透又不失天真,才能产生高级的笑。但凡好的喜剧,内涵无不悲凉。可是今天的我们失去了对日常生活的敏感,于是也远离了俗世中的笑点和趣...

夜读 2019-11-17 13:57
书法与审美诉求的争议
书法与审美诉求的争议

当今书法生态处在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代,各种展事、培训、研讨、讲座层出不穷。然而,热闹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审美诉求的争议。不少老百姓和书法爱好者埋怨,现在书法...

夜读 2019-11-16 18:50
陈茗屋:“大汉气象”花絮
陈茗屋:“大汉气象”花絮

月初,南京印社成功地在徐州举办了“大汉气象——国际篆刻名家名社邀请展暨中国·徐州两汉金石文化论坛”。七十多印人,包括日本和马来西亚等国的友人与会。展览大厅...

夜读 2019-11-16 17:54
在安徽,看真正的“名人”
在安徽,看真正的“名人”

这些年来,名人行情,大有牛市之势。来到一个地方,类似有板有眼的“汇报”,已屡见不鲜:我县物产丰富,历史悠久,人文积淀深厚,各界名流辈出。某乡张三从军当了师...

夜读 2019-11-16 17:52
奉贤公园里的“甘肃”歌者
奉贤公园里的“甘肃”歌者

区作协所在的春及庐,坐落于贤园内。那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公园。草树、河流且不必说,所在皆是。值得称道的是,不在节假日游人寥寥,有市声而不喧,虽少人却不寂。此地...

夜读 2019-11-16 17:52
离婚“悲喜剧”
离婚“悲喜剧”

“巧遇小夏,属‘冥冥之中’,而受助于您这位‘知心姐姐’,让我跳出谷底,踏入了神来之‘境’!”今年10月上旬,金宇给我发这条微信时,还说他快做爸爸了。金宇是...

夜读 2019-11-15 17:21
柴灶手擀面
柴灶手擀面

一座“两眼灶”,烧的是柴草,一口铁锅里,是大半锅清洌洌的井水,水开了,放进几只刚宰杀干净的牛蛙和一些新鲜的菜蔬,倒一点豆油、盐,接着往灶膛里续上几把柴禾,...

夜读 2019-11-15 17:21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今日头条|钱报网|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170003|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跟帖评论自律管理承诺书

|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90号|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579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民晚报微信
新民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