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城市精神:海纳百川、追求卓越、开明睿智、大气谦和
街镇报: 天平家园鹤翔航头朱家角古镇泗泾 今日九星宝山社区璀璨徐家汇定海家园科瑞物业湖南社区健康枫林今日虹梅今日练塘龙华社区曲阳社区庙行之声北站社区江桥报太平家园嘉兴天地美丽顾村和谐盈浦金泽报道康健社区走进广中川北印象重固家园今日佘山永丰社情友谊社区今日张江今日真如宣桥之声岳阳家园宜居东明新车墩报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夜光杯 > 正文

书中自有“黄金屋”

  小编的话  电子平台,便捷实惠,该已是许多人的首选。而在钟书阁,久违的感觉——“爱不释手”,又回来了。空间、软装上的新,带回了旧日的客人。传统书店式微,说到底,那是模式与观念的式微。实体书店要转型,就要突破原有的书店模式,应当成为人们读书、聊天以及文化交流的平台。

书中自有“黄金屋”

纪寒

  五月里,欲夏还春。潮润的气质,在低压的“胁迫”之下,难免叫人生起倦怠与懒散。

  泰晤士小镇,也有些打不起精神。哥特式教堂,维多利亚露台,一拱新桥,还有容不得细高跟鞋的石板路……松江的这片住宅区,早成了旅游景点,时有喧嚣。这个普通的周二,却是难得清静,只有三两对新人倚靠着不同的背景,在摄影师的口令下娇笑着示爱。雨丝,一阵绵密一阵疏。偶有几个市区赶来的老姐妹,扫了游性想要歇歇脚,一抬头却见实沉古朴的三个字——钟书阁。“介漂亮啊,进去看看。”只探了探头,便被吸引。她们大概不知道,这就是被称为中国最美书店的钟书阁。

  移步换景,别有洞天。仍是尴尬的五月天,心中却禁不住地清朗,欢悦起来。说是书店,却分明是书殿,投资千万元,这不是活生生的“黄金屋”吗?


书痴

  钟书阁的阁主叫金浩,今年五十有五,土生土长的松江人。金浩的微信签名叫“书痴”,书法家友人所题的相同两字,也高高挂在他的办公室里。“书痴”,算是诨号。

  书,能够改变命运。这是金浩的信条,他已用半辈子的时间去实践。

  在松江乡间阡陌之间,多是善良淳朴的农家。耕种,收割,生命的轨迹,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上重复,没有波澜,多可预期。而文字,是能够滋生一抹念想,萌芽一掬思量的。从小爱看书的金浩明白,农村户口的唯一出路就是念书,“一定把户口考出来。”恢复高考的第一年,金浩便兴冲冲地“讨生活”去了。他进了师专,成了一名人民教师,算是有了铁饭碗。看书看得杂,各种类型都喜欢,而当了老师,自然而然大量啃起了教育书籍。那个时候,只要市面上有的,不管是中国探讨教育的书籍,还是国外翻译的,毫不夸张地说,他统统都认真看过。

  慢慢的,书痴金浩的书房却渐渐空了。现在钟书阁就是他的书房。有时晚上空闲的时候,他会到店里来,泡一杯茶,翻几页书,幸福不过如此。藏书数万册的钟书阁创始人,还经常自己掏钱买书。如果在外面看到自己没有,但感兴趣的书,他一定会买回来,否则,晚上睡不着觉。有一次金浩去一家寺庙,意外发现了一套星云大师的书,向来有些口拙的他竟“死缠烂打”地讨了来。当然,口袋里不多的几百块现金也统统充作了书资。


育人

  成了教书匠,金浩的心思便一门心思扑在了孩子身上。

  金浩在学校里,认识了同样从农村来的徐雅娥,很快确定了恋爱关系。别以为爱文学的人一定罗曼蒂克,徐雅娥回忆起刚认识金浩的时候,他是六年级的办公室主任,一件汗衫上有六个窟窿,一件好衣服都没有。金浩不在乎这个,那是因为,他的心,是充盈满溢的。暑假里,学校办夏令营,金浩放着近旁的家不住,非要到学校和孩子们在一起。他办起了《小萌芽文学社》,采风的日子总是安排在唯一的休息日礼拜天。冬日里天寒地冻,郊县尤甚,金浩白天教课,晚上回家加班刻蜡纸,把孩子们的作文一篇篇刻出来印成杂志……就是这样一个不修边幅的工作狂,却让徐雅娥动了心:实在,没什么虚的。认准了一件事,就百分百投入。徐雅娥看上的,是金老师的人品。

  口碑与声名,都是自己攒起来的。金浩当了十五年语文老师,类似《金老师教作文》这样的书籍也出了好几本。当他被评为“上海十佳青年校长”时,金浩刚过了而立之年。来学校参观取经的人越来越多,金浩越来越忙。“结婚以后,他没有干过一件家务事。他说他想成为中国的苏霍姆林斯基。”“摊”上这么一个执着的丈夫,徐雅娥肯定比一般的主妇更辛劳一些,但口吻,却是一派“我乐意”。


下海

  1995年,35岁的金浩下海了。或者用现在的话说,去创业了。

  金浩想在教育领域进行一些改革探索,但当时的体制环境有各种局限,于是决定到外面的世界做一些尝试。这个决定不容易下,多方挽留自不用说,还有人来出主意:停薪留职吧,现在大家都这么干。保留事业编制,自己到外头闯闯,金浩却不干。不能给自己留后路。如果单是停薪留职,永远会有侥幸心理。这么想着,他正正经经写了辞职报告,从此单飞。

  那个年头,个体户多少有些被人看不起,人非要挂靠在某个单位才算有身份。乡里乡亲,背后的议论多了——金家的男人,有些傻。不过徐雅娥从头到尾没说过一个“不”字,她甚至拍着胸脯:没事,有我呢。我还在学校教书,即使你没能闯出名堂,我一个人也能养活一家三口。

  书痴金浩的新事业,是开书店。他盘了一间60平方米的小门面,找了老父亲和一个亲戚帮忙。至今他记得清清楚楚,第一天营业额是30元。多年在学校积累下的人脉,让金浩的书店很快运转起来。那时候学校可以自己订教科书,所以接到了很多“友情订单”。

  有了稳定的订单,金浩开始琢磨怎么把书店做得更好。爱钻研的他跑业务,找书源,慢慢地,他的钟书书店开始遍地开花,最多的时候整个上海滩足有二十家。

  钟书,也是金浩女儿的名字。从此他就有了两个骨肉,他像爱护女儿一样,爱护这个书店品牌。


执念

  电商的冲击下,实体书店迎来寒冬。2011年对于金浩而言,是最艰难的一年,他一下关掉了五家分店。他要好好想想,在这个夕阳产业中,自己该怎么定位?生机又在哪里?

  想明白了,金浩又开始新一轮折腾:他筹划起了“中国最美书店”。

  概念有了,接着便是用心打造。金浩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邀请著名设计师对书店进行设计,海内外专家三次召开研讨会对方案进行修正。装修费,千万元。金浩不喜欢借钱,几乎所有的投入都是他们多年来的积累。这时候,徐雅娥仍是金浩最坚实的后盾。钱没了,可以再挣,梦想是无价的。

  九宫格,天堂,人间——隐身泰晤士小镇的钟书阁,在不同的间隔里,表达着不同的主题,美轮美奂。外在只是一种呈现,书店的内核,始终应该是把最好的书带给读者。一年里,大约有60万种新书面世,钟书阁自己的选书团队会精挑细选2万余种。现在钟书阁已经有三家店了,每家的藏书都是不一样的。比如泰晤士小镇里游客多,杭州新店开在最大的商业住宅区,以年轻人居多,所以选书都会根据不同的人群做出调整。

  对书的执念,引来人们心的回应。2013年钟书阁4月底营业,“五一”期间,647平方米的书店一期,挤进了1.2万人。去年,企业学校纷纷走进钟书阁开展读书会,场次高达150多场。“今年这个数字还要高。如果钟书阁能让更多人产生对阅读的兴趣,那我的心思就没白费。”


气味

  气味相投,说的不只是人际之间的交往。徜徉书海,也求“回味无穷”。

  这让人难以拒绝的“味道”,便是钟书阁于细节处的服务理念。穿梭店堂里的年轻店员都有一手绝活:“找书”。你只要给出一个模糊的框架——绿色封面,德国作家,刚刚再版,姑娘们在1500平方米的书店里转一圈,便能带回那本叫你魂牵梦萦却不得其名的书。金浩说他们还正在研发自己的图书检索软件,以后来书店,读者自己就可以轻松找到所需。

  在钟书阁工作的,都是爱书之人。金浩与徐雅娥不是那种“典型”的“商人”,对员工,他们像是当年在学校里对孩子们一般疼惜。而员工们,也回报以更多的主动与热忱。曾经有一个上了年纪的客人,在店里买了一箱书,要求店员帮忙快递到市中心的家。按惯例,快递隔天送达。但那天快递员来晚了,一位店员担心客人等得心焦,主动要求充当“人肉快递”。小姑娘带来自己的拉杆箱,把书装进去,坐公交,换地铁,奔波了十几公里,当晚就把书送到了客人手中。钟书阁的事,是公事,也是家事。

  钟书阁里,书卷气是少不了的。配着咖啡与西点的香味,倒也相得益彰。在开业前,店里曾引进了一套二十多万的中式餐饮设备。徐雅娥说,当初是想着弄点简单的中西餐,但后来发现烹饪中餐会有很大的油烟味,与书店的味道实在是不搭,于是,这套昂贵的设备束之高阁。钱,打了水漂,钟书阁,越来越“对味”。


事业

  投资浩大,名声响亮,很多人都好奇——钟书阁到底赚钱吗?金浩说起了生意经,“其实光这家松江店就有30多个员工。不算房租,一年发工钱就要200万,这得卖多少本书啊。”但是,不会赚钱的书店,不是好书店。钟书阁利用自己对读者需求的把握,与出版社一起策划图书出版,无论教辅、国学、名著,都能够找到“钟书”出品的书籍。这一块业务获得了不错的利润。

  钟书阁——家门口的小艺术馆,这个概念已深入人心。来自高层的拨款扶持,这些年“单位采购”、“讲座沙龙”等业务的提升,都让钟书阁变得越来越有底气。“我下半辈子,将仍然专注实体书店。”金浩推了推鼻梁上的金边眼镜,眼神中透着坚定,“阅读,改变生活。能将这么美丽的一份事业干到底,这辈子,也就值了。”

  钟书阁的门外,有小儿追打嬉闹着。进了店门,他们互相对视,伸出食指按在唇上——“嘘”。连孩子们都知道,书店,是安静庄重的。徐雅娥看了看丈夫,两人的面庞上不约而同浮起微笑,再没有比这更值得欣慰的了。有人满载而归,购书的纸袋上有着偌大的题字——情有独钟,书香人间。



悦读人生

  说来惭愧,很久没去实体店买书了。电子平台,便捷实惠,该已是许多人的首选。在钟书阁,久违的感觉——“爱不释手”,又回来了。

  设计极尽新巧,自然没错,这大概也是钟书阁最出名之处。每一家钟书阁的风格都不雷同,但同样令人震撼。用言语形容,怎么都没图片来得直观。而身临其境,被文字包围的感觉,又难以名状。那是排山倒海而来的涤荡,瞬间让人心眼澄明起来。你我蜷缩起来,收得那么渺小,那么密仄,在这一本书,那一出场景中酥软下去,清卸所有的防备。钟书阁,是有此奇效的。

  它是一景。有人来松江参观,领导们会带他们去广富林,带他们去钟书阁。有游客,捧着剪报,从浦东摸到了泰晤士小镇。钟书阁里,拍照留影的大有人在。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书店可以开成这样,真是新鲜。空间、软装上的新,是为了带回旧日的客人。书店是文化产业的一部分,实体书店要转型,就要突破原有的书店模式,它应当成为人们读书、聊天以及文化交流的平台。这也是钟书阁木秀于林最坚实的真相。

  徐雅娥一直说丈夫“戆人有戆福”,那是夫妻间的亲昵。“如果当年下海瞻前顾后,如果当年转型三思后行,那估计什么都做不了。做人不能想得太明白,一想,把机会都错过了。”金浩的那股子“痴”,让他成为全民阅读的推手和领军人。如今,一家又一家的知名地产商都主动找上门来,希望钟书阁能够开进他们的楼盘,他们的商场,租金减免。“大家看到一家充满吸引力的书店带来的商机。”传统书店式微,说到底,那是模式与观念的式微。

  21年,悦读在民间。文化与书籍的前景中,可窥一个国家的国运。知识修养,是坚不可摧的力量。博尔赫斯说,如果真有天堂,那该是图书馆的模样。钟书阁,就是我们身边的图书馆。真好,今年在静安寺和日月光,也将很快遇见钟书阁。

侬好上海由新民网出品
微信号:helloshanghai2013

吃喝玩乐、上海故事、同城活动
每天热爱上海多一点,
加入小侬家族就对啦!

新民晚报官方微信
微信号:xmwb1929

有用、有益、有趣

街谈巷议微信
微信号:xinminwangshi

街头访谈,麻辣点评

今日热点
发布评论
您还能输入300

版权声明:

• 在本网站刊登的所有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美术设计、程序及多媒体等信息,未经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转载或建立镜像。获得著作权人合法书面授权的,必须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使用时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法律责任。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新民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 您若对稿件处理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与新民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

电话:021-22899999  传真:021-62677454

邮箱:稿件处理  处理时间:9:00—16:00

  • 数据加载中……
【街谈巷议】最该被整治的违法驾驶行为 市民:从土方车抓起 2016-05-26 08:48
聚合
生活在上海 生活在上海

这里,有土生土长的本地上海人,有来自国内各地的新上海人,有不远万... [详情]

上海迪士尼独家“评测”报告:迪士尼这里有点暖 上海迪士尼独家“评测”报告:迪士尼这里有点暖

今天,万众瞩目的上海迪士尼迎来“内测”。专业“凑热闹不嫌事大”的... [详情]

新民报系成员|客户端|官方微博|微信矩阵|新民网|广告刊例|战略合作伙伴

新民晚报|新民网|新民周刊|新民晚报社区版|新民地铁

新民晚报数字报|新民晚报ipad版|新民网客户端

关于新民网|联系方式|工作机会|知识产权声明|友情链接

北大方正|上海音乐厅|中卫普信|东方讲坛|钱报网|少儿英语教育论坛|中国网信网|中国禁毒网|陆家嘴金融网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沪B2-20110022号|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112009001|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909381

广电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沪)字第536号|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5900430043|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沪公网安备 31010602000044号

新民晚报官方网站 xinmin.cn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